南北方的评委都在寻觅“郁达夫气质”

  又一年杭州金秋,各路文学专业人士来到杭州,为小说而聚。

  10月13日,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(以下简称郁奖)终评委会议在杭州世界第一大酒店举行。前两天,《江南》前主编袁敏发了条朋友圈,感叹道,“一晃,郁奖已经走过了10年”。

  两年一届,郁奖一路提升品质,且还将继续走下去。而郁达夫这位浙江文化名人、江南才子,也以同样贴切的方式,流芳于当代。

  9:00

  所有想法都端到台面上说

 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宣布评奖开始。

  钱报记者已经现场见证了多届郁奖评奖过程,郁奖的评选过程,媒体可以全程旁听,所有的意见、想法,都必须端到台面上来说。

  可以说,因这样的“游戏规则”,郁奖其实挺酷的。

  坐到一起的评委是这些人:陈建功,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,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,《人民文学》杂志主编施战军,浙江省作协副主席袁敏,《收获》杂志主编、评论家程永新,作家马原等。

  9:10

  评委都在找“郁达夫气质”

南北方的评委都在寻觅“郁达夫气质”

  第一个发言的是张抗抗。她认为这次小说整体水平比较整齐,她比较推崇的是文学新人孙频的《松林夜宴图》,“小说里充满了作者的精神苦恼和追问,有历史感,作者不断地在提问,向自己提问,小说大漠黄沙的荒凉背景与当下的华丽是不同的。她的文字也很讲究。”

  第二个发言的是程永新。他特别提到了中篇入围作品中,有胡迁(生于1988年,作家、导演、编剧)写的《大裂》这样有才华的作品。“胡迁虽然不在了,还是值得一提的。他实际上是写了一批作品,《收获》这里也有他的几篇文章。”程永新说。在这个备选名单里,他看到了80后的写作,“他们能够那么去直面生活,直面当下,面对生活的困厄。”

  在他看来,这次比较突出的是中篇小说,迟子建、王安忆、张悦然、孙频、计文君的作品都有自己的特色,实力不俗。

  紧接着是评委阿来发言。阿来说到计文君的《化城》,题材很新,文字考究。“她的写作没有我们常见的套路。她从生活、人性到写法上,都有独特之处。”阿来话不多,三言两语,干净利落。

  阿来对《化城》的点赞得到了评委施战军的呼应。施战军也说到《化城》的特别,小说写一个网红时代的杠精,计文君是研究《红楼梦》的专家,她写得很特别。

  看起来儒雅斯文的施战军,实际是评委中说话比较犀利直接的一位。他认为这届候选作品有点缺少南方特色,似乎更像一个北方的奖。

  “感觉有些沉闷,甚至有点油腻,非常灵光的、有审美新意的很多小说可能没有被推选上来。这是我的个人感觉。这个篇目水平是高的,我只是觉得特色有欠缺。”吐过槽之后,他才抛出自己的“绣球”——温州作家王手的小说《第三把手》,“今天这个时代,个性矗立,人物是陌生的,非常有味道。”

  他对《第三把手》的欣赏,得到几位评委的呼应。张抗抗说,她起先读时因为名字没有印上去,不知道作者是谁,当时猜一定是南方人,可能是几位温州作家中的一位。

南北方的评委都在寻觅“郁达夫气质”

  接着发言的是先锋派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马原。“我作为一个北方人,我在寻找北方作家所没有的南方气息的作品。我比较看重《第三把手》,有郁达夫的那种味道,人物设置和新意,算是找到了郁达夫奖的东西。《松林夜宴图》也能找到与我内心相似的东西。大部分时间我跟社会跟人群打交道比较少,我会有时间‘日三省’,我在孙频的小说里找到了那种丰满的东西,有对应感。”马原说。

  看来,郁奖评委们,都在不约而同地寻找着候选作品中的“郁达夫气质”。

  对于这个关键词,袁敏的发言特别值得一听,她说到最初设置郁奖的宗旨,也是想与其他奖项评选不要那么多的同质化,但同质化倾向很难避免。

  王手的《第三把手》,再一次被袁敏提及:“《第三把手》也写了一个小三,一个传统观念中不太能容忍的新鲜角色,但这个角色又有创意、与时俱进,很有特点,王手这个小说生活底蕴很丰厚,作家本来是泥土中长出来的东西,难能可贵。”

  10:00

  “大腕”是绕不过去的存在

  上午10点,关于中篇小说的讨论接近尾声。

  张抗抗说:“我补充一点意见,王安忆的小说《向西,向西,向南》还真有些郁达夫的气息呢。”

  美国耶鲁大学东亚系资深学者、作家、评论家苏炜,也把这部小说放在第一位:“她没有废笔,她写的唐人街非常准确。”

  他还喜欢胡性能的《生死课》,作品写的是火葬场的生意,偏冷的题材却并没有很猎奇,而是写出了真实世态。他又提到葛亮的《罐子》——江南小镇的淡淡的世道人情,结尾有惊悚感,有阅读快感。

  最后,王安忆的《向西,向西,向南》,毫无悬念地得了中篇小说大奖。实力摆在那儿。

  10:30

  一个短篇写尽人类的困境

  进入短篇小说环节,短篇的腾挪空间小,难度更大。

  苏炜提了邱华栋的《云柜》,小说讲的是个云计算时代背景下的代孕故事。苏炜还提了白先勇的短篇《Silent Night》,说这是自己一个“海外作家的私心”,当然小说也足够好。

  施战军也提到了白先勇的小说,它通过临终关怀这个话题,将人类的困境、困惑都写到了。

  苏炜和程永新两位评委则选了苏童的《玛多娜生意》。

  张抗抗虽然推崇的是储福金的《棋语搏杀》——两个棋手出手,打起来了,绝地反击。但她也赞白先勇的短篇,认为这个短篇“具有郁奖的气质”。至于《玛多娜生意》,张抗抗认为它不是苏童最好的作品。

  而袁敏对短篇小说的选择,也跟张抗抗相近。

  最后,白先勇的《SILENT NIGHT》,也是不太有悬念地得了短篇小说大奖。

  11:10

  “郁达夫气质”原来在这里

  华语文坛两位重量级作家王安忆、白先勇最后摘得郁达夫小说奖。

  这个结果让人意外又并不意外,几乎所有评委都特别希望有新人冒出来,但最后,还是大作家的作品更少争议,稳稳地占据了文学的“高地”。

  而且,在评委评析作品、投票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,王安忆、白先勇的身上,同样具有充沛的“郁达夫气质”。只是,平时被更大的光环遮蔽了,稍一挖掘,这一气质就彰显了出来。

代孕妈妈